(40)金手指大賓館

(40)金手指大賓館
Move your mouse over image or click to enlarge / 移動滑鼠或點擊上圖以放大
(40)金手指大賓館
  • 型號: A40

HK$65.00


無貨

作者: 祐希
出版社:集合
出版日期:2006/02/05
語言:繁體中文

 

本書最適合會問下列問題的朋友閱讀
上賓館到底能做哪些事?拉子都是怎麼做愛的呢 ?
五十歲老經驗 ? 十七歲正新鮮 ?

充滿機關的沙發椅
一波又一波的驚奇與驚喜
讓本書金手指每一個房間的住客來告訴妳~

<<金手指大賓館>>序言目錄

序言:

肯定是金手指的魔力 ! 徐堰鈴
營/淫造拉子情慾空間 賴正哲
拉子三缺一 蛇寶貝
你/妳 要什麼 Shadow
當「手指」加上「賓館」,給人的感覺是什麼呢? 純于祥
理直氣壯地要個房間 翁健偉

 

超越限制級內文進場讀 :


沈悠這兩天新發現一個能看到外國裸女上即時視訊的網站,而且是十八禁的拉子網站,真是新天堂樂園。
另外還在最愛新增了個部落格網址,那自稱女王的站長貼了不少照片,身材很辣不稀奇,腦海不是油輪污染的海這倒少見,她發表的文章樂趣十足又兼具知性,還有點反抗氣質。
目前最新的討論主題是,性,什麼事物會讓人聯想到性。
絨布沙發椅、雙色霜淇淋、按摩浴缸、床、中間有溝的夾心麵包、蘋果日報、光碟片、女廁、開腿的卡通人物手機座、交疊的時針和分針、鏡子、胸罩、蕾絲窗帘、拔光毛的雞、擠牙膏器、穿情趣內衣的假人、皮鞭、蠟燭、郵筒的縫、捲筒衛生紙、粉紅色、愛情賓館。
「能想到性的東西還真多」沈悠在電腦前喃喃自語時,老闆娘上線了。

刷油漆不是人幹的 說 :
老闆娘 什麼東西會讓妳想到性
尋找一片葉子 說 : :
問這幹嘛 妳油漆還沒刷完嗎?
刷油漆不是人幹的 說 :
哪那麼快 才弄好兩面牆
尋找一片葉子 說 : :
妳還真慢手慢腳 莫霓不是說要幫妳
刷油漆不是人幹的 說 :
我手腳才靈活咧 問莫霓就知道 她又開始忙選舉了
尋找一片葉子 說 : :
建築不景氣 她們廣告看板生意還這樣好
刷油漆不是人幹的 說 :
差很多了啦 她哥不買電腦輸出機器 雙手怎麼跟機器比
人家刷刷就印出來了 跟照片一樣 她還拿油漆刷畫
尋找一片葉子 說 : :
時代進步之害
刷油漆不是人幹的 說 :
跟著進步不就好了 她哥死腦袋
刷油漆不是人幹的 說 :
差點被妳逃掉 快啦 什麼東西會讓妳想到性
尋找一片葉子 說 : :
問這幹嘛
刷油漆不是人幹的 說 :
網路上人家在討論 我看到孕婦會想到性 妳咧
尋找一片葉子 說 : :
妳有病 孕婦是母性的象徵
刷油漆不是人幹的 說 :
沒有搞過怎麼會大肚子 快啦 妳咧
尋找一片葉子 說 : :
女廁所裡換尿布的台子
刷油漆不是人幹的 說 :
妳才怪咧 那根本像燙衣服的台子 喔 客人來了
尋找一片葉子 說 : :
去忙吧

「歡迎光臨,是要住宿還是休息呢?」沈悠暫停MSN聊天,招呼上門的客人。她說話時纖細的頸子像喝水般上下流動,掛在上頭的黑色蝴蝶結,就像停在一根柳枝上的活蝴蝶,開閤翅膀。她就是瘦,但是瘦得沒病態。
雖然怎麼吃都不長肉,但是不阻礙她那張發亮的俊臉,堆出滿分無敵迷人笑顏的效率。她必需積極點,才能攫住眼前看起來隨時有落跑可能的兩個女人。
在金手指櫃台後面站久了,她只要看一眼,就知道這兩個表情像沒交作業小學生,目光歪歪斜斜彈跳的女人,是第一次上賓館的新手。
所以沈悠特別搓揉出親和,像是安慰她們:別怕,賓館不是什麼壞地方。而且她忌口不說黃色雙關語,免得嚇壞了兩隻好不容易跳進來的小白兔。
穿著紅綠格子襯衫的短髮女人叫秀朗,她把每一個扣子都栓緊,甚至怕襯衫鈕扣間距會讓人側看進裡頭的秘密似的,整個人有點防衛性的駝背。襯衫不但仔細塞進褲子裡,皮帶還紮得死緊,彷彿怕別人不知道她有幾腰,整個人示範何為一絲不茍的拘謹。
沈悠就算此刻眼睛進沙也不可能看走眼,秀朗的確是第一次上賓館,而且從前連賓館的招牌都不好意思多看一眼,生怕人家誤會她在暗記上頭的電話號碼。
秀朗旁邊穿著一襲紫色中國風寬鬆洋裝,布鎖扣邊線斜落到腋下,頭髮剪齊到肩膀,脖子上掛著眼鏡鍊,底下老花眼鏡鐘擺般晃動,再往下看到長裙擺邊,竟還配搭一雙繡花的軟便鞋。
這個活在民國初年流行堆裡,妳撞見她同時,恍若聽見留聲機用啪啪雜音,悠悠抖抖唱著老上海曲子當BGM(背景音樂)的女人,是秀朗的伴侶,秀朗都叫她「麗麗」。
麗麗的家教甚嚴,以至於她走在路上看見染紅髮的歐巴桑,會發出嘖嘖的不滿,認為這樣的女人太花俏、為老不尊,誤解對方是不正經女人。可想而知在她的認識裡,賓館該是從事色情交易的場所,類似私娼,門邊或許還有青面獠牙的保鑣,在她路過時會用猥瑣的目光侵犯她。所以當她看見斯文俊秀的沈悠,覺得深呼吸了一鼻子芬多精,心神安定許多。
兩個人因為沒想過自己這輩子,竟然有機會造訪賓館,冒充一夜最墮落女人的行徑,因而心情如打散的羽毛枕般紛落亂飄飄。
「我們要過夜,有預約了。」秀朗聲音有點顫抖,要她說出「過夜」兩個字,她簡直被「過肩摔」般頭暈眼茫,臉頰像水裡扔下兩顆紅蘋果般立時浮上兩塊紅,彷彿她們是來偷情。
麗麗緊抓秀朗蓋過手掌的襯衫衣袖,不是要給她一點勇氣,而是她也好緊張,不自覺捏緊僵化的手指。
沈悠把笑容提升到最最高級,上唇都快跟鼻孔黏在一塊兒,她迅速查了一下訂房記錄,笑容不只可掬,用簡直能榨出一瓶橘子汁般瞇瞇笑說:「好的,那麼麻煩把證件拿出來,我需要登記一下。」
「證件……」秀朗看了麗麗一眼,流出「這樣妥當嗎?」的眼神望向麗麗,麗麗小小艱難抿了嘴唇,隨後猶豫輕點頭,秀朗打開皮包越翻越慌張,面露不安對沈悠說:「健保卡可以嗎?」
「可以,只要有身份證字號就好。」沈悠溫柔微笑接過厚實的健保卡,忍不住瞥了一眼出生年月日欄,心裡盤算:「四十八年次,哇,前輩。」
「現在詐騙集團太多了,怕身份證弄丟會被盜用很麻煩,所以出門都不敢帶。」麗麗幫著解釋了一下,沈悠從偷偷計算人家年紀的鬼祟中被驚嚇回神,趕緊笑說:「對呀,我媽也這樣說。」
麗麗因為沈悠提到自己媽媽而放鬆不少,她也勉強算是人家的媽媽,對於把媽媽掛在嘴上的小孩特別有好感。
沈悠盯著電腦畫面說:「妳們訂房的時候沒有先挑選,我們目前能選擇的房間還有紅、藍、灰、紫,請問妳們想要哪一間呢?」
「妳們的房間顏色都不一樣啊?」麗麗驚喜回問,瞟了一眼正盯著櫃台喚人鈴發呆的秀朗,拉扯了一下手指,提醒她別再神遊了。
「對啊,除了代表同志的紅橙黃綠藍紫,再加上純潔的白,還有曖昧的灰,總共有八個房間。」
「好有創意啊……哪一個好?」麗麗因著對沈悠的好感,以及房間顏色的趣味,似乎暫時遺忘了從小的嚴謹家教,也把求學時女校的性壓迫甩開,就連剛進門時的緊張也一掃而空,雀躍搖晃秀朗的手,詢問她的意見。
秀朗面對換了個人的麗麗,訝異她還真放得開,清了下許久沒出聲,振動得有點塞車的喉嚨說:「每一間的價格都一樣嗎?」
「對,設備和格局也都類似,只有鏡子的裝配有些許異動……」沈悠拿出一本房間內部照片目錄給客人參考。
麗麗架上老花眼鏡,一眼就愛上紅色房間的熱烈氣氛。她記起自己當小女孩時的紅洋裝,還有過年放鞭炮的快樂,那樣的一個自己好久不見了,她被催眠回到另個時空般毫不猶疑搶答:「我喜歡紅色。」
秀朗聽了眉頭微皺,她本來就不愛紅色,這下子整間都是紅色的裝潢,活像是口紅塗滿臉的女人,更讓習慣低調的她眼睛昏花刺痛,她帶著商量語氣細聲說:「藍的看起來比較舒服吧……。」
「藍的不就跟我們家的顏色一樣,紅的啦!」麗麗以自己都沒料到的固執,如此咬定紅色。而且不可思議地覺得,來一趟賓館不容易,當然要選跟家裡大異其趣的風景比較好。她剛才坐在計程車裡頭,還想打退堂鼓,盯著已經跳了兩百多塊錢的計費錶跟秀朗說:「還是別去吧……心裡總覺得怪怪的……。」
雖然最近老是指著電視喊不出演員的名字,可是剛發生的事秀朗哪會忘記,不過十分鐘前在計程車上憂心忡忡的麗麗,還是靠她一句:「難得小潔這麼費心,不去一下不好意思。」才挽回她的逃跑意識。
這會兒兩三下,麗麗像是買好票等著進兒童樂園大門的孩子,那股興奮勁兒,讓秀朗還真懷疑一晃十幾年,自己是不是真的認識麗麗。她啞口無言妥協點頭,跟沈悠領了紅色房間的卡片鎖。
「連卡片鎖也是紅的耶!」麗麗愉快說。
「祝妳們今晚愉快!」沈悠歡送客人步入客房區的紅地毯,迫不及待回到MSN線上。


刷油漆不是人幹的 說 :
老闆娘
尋找一片葉子 說 : :
我在
刷油漆不是人幹的 說 :
剛創下最高齡新記錄了 來了一對四十幾的 選了紅色喔
尋找一片葉子 說 : :
真的 這可有趣了

購買該商品的客戶同時購買的商品有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