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44)角落.天涯

(44)角落.天涯
Move your mouse over image or click to enlarge / 移動滑鼠或點擊上圖以放大
(44)角落.天涯
  • 型號: A44

HK$65.00


購買數量:

作者: 夏茉軒
出版社:集合
出版日期:2006/05/18
語言:繁體中文

 

本書最適合會問下列問題的朋友閱讀
1. 我想知道一個談過好幾段異性戀愛的女生,怎麼證明她的真愛是同性,而且絕無後悔
2.當追求她的男人憤怒於我的存在,我該怎麼面對?
3.當她摯愛的前任女友找上門來,我該怎麼跟她維持我們的感情 ?


從角落到天涯,妳是我最美的唯一。文字情深,內文搶先讀 :


故事一定都有個開始,只是我們自以為開始時,才發現已經是後來了;而故事不一定會結束,你認為結束時,其實忽略這送往悼舊的,只是開啟了另一階段的故事……。


第一部 角落

1

「所以我不喜歡連續劇。」
低頭看著窗外抗議選舉不公的人潮,我說。
自從那個詭譎的三月十九日後,說要拼公道、救民主的群眾,前仆後繼、絡繹不絕,已經持續快兩個星期了。
「他們都不用上班嗎?」專心扒著便當的你說。「還有,小茉,這又跟妳愛不愛看連續劇有什麼關係?」
在這個海島上,你和我都是不強調自己顏色的人,從來也不明白,原來只是顏色的不同,便能使島上的人們彼此戰到兵馬倥傯。說真的,這次我們都嚇到了,開始思量,是什麼原因造成了樓下的畫面?它又為何看來彷彿電視播放的遙遠國度的事件?你,則從一貫的小排骨便當換成了大國民便當,說是亂世群魔舞,能飽就是福。
「第十二集了。」她簡潔無聲地飄過來,盯著下方的人群說:「不知道劇情會發展多久?」
最近每天中午,她總會來到近我座位的窗前,這個全公司最窄的角落,自言自語提報每天的集數,我也總是依循往例,看她一眼,笑一笑,並不是很懂我們這位才來十五天的新同事。
而你一見到她,隨即停下筷子,笑咪咪地。「昀冰啊,妳是說劇情嗎?還久咧!」
「小茉當過『劇奴』嗎?」她沒有理你,突然淡淡地提及我的名字,視線仍在陰雨的四月窗外,這句旁白彷若來自空中。
「什麼?」你興味盎然,盯著她笑。「昀冰妳大聲一點嘛!『劇奴』?什麼意思啊?」
她也不回頭,只幽幽說:「當妳想到怎麼每天回家等一齣連續劇時,才發現已經看了十幾集了;妳告訴自己不要沉溺,該做做其他事的時候,居然已經又在看下一齣了。」
「哈哈哈……小茉的確曾經那樣連續看了幾個日本偶像劇!」你蓋上便當,望著她,笑得不可遏抑。「哈哈,妳怎麼知道的咧?昀冰美女?」
戴猶龍,你不知道我看看她之後,一直注視你望著她的眼神。
你一直硬要當我的男朋友。雖然你不夠高,只有一七二;雖然你不夠帥,只能說可愛;雖然你像普通男人一樣,不懂女人卻想擁有女人。
雖然我百般不想,但你還是跟大家說你是我的男朋友。
此刻你看她的神情太過幼稚,太過低層次,讓我有點難堪。
但意外地,昀冰並沒有像其他人那樣與你瞎起鬨,她的視線不曾移動,仍舊獨白著:「多數人都經歷過幾段這種歲月,否則不曾活過似的,像看連續劇,像看職棒,像著魔地玩電動遊戲、遙控飛機,像瘋喬丹球鞋、收集Hello Kitty,還有,像……談戀愛。」
你和我都望著她。
你輕易就看到她姣好的容顏,癡愚般笑說:「那就是『愛奴』囉!」
我一點都不想理會你的蠢話,只凝視她空靈的瞳眸,咀嚼她意有所指、似乎曾經滄海的一句話。

多數人都經歷過幾段這種歲月,否則不曾活過似的……,像……談戀愛。

過了很久我才知道,原來那時的「開始」,已經是「後來」了。

對街的人行道,比一般的還寬闊,看起來舒適自由;而紅磚藍、磚錯雜相間,更跳脫城市的制式,有著精采飛揚的風貌。更特別的是,磚道的右邊角落,不僅有著方形花台,還立著一張約五人座的大型行人座椅;石砌的質材,在飄散的楓葉下,更不可思議地彩繪了夢的圖案。行人喜歡坐在椅上,就算匆匆路過的,也不免流連多看一眼,或驚喜,或讚歎,就像也攫取了我許多祝福目光一樣,這是個「幸福的角落」。
每天從五樓辦公室癡情往下望,成了我嗜咖啡一般的習慣。
我會對窗下對街的行人微笑,儘管遠遠的他們從沒理會過我,但一切是這麼寧謐安詳,即便遊行的人潮也未曾破壞這份感覺。那一角落的桃源,是化外的,是形而上的;有時,我會錯以為那片溫馨是我所賜予,我是高高在上的女王,滿足地看著子民快樂遊蕩,嬉戲在我命名的土地上,乘著他們的夢想,盡情飛翔……。
尤其是那張被我稱做「夢椅」的長椅,總是第一時間映入眼簾。
公司搬到這棟大樓才一年多,當初會選擇這個沒有人要的侷促角落當座位,一半原因就是夢椅,另一半,則是我從小就喜歡角落。
我今年廿五歲,從幼稚園開始,有多少年可以自己選座位,就有多少年能夠在教室前門的最斜對角裡邊找到我。感謝父母遺傳給我的修長基因,使我刻意往後、往邊坐,多半可以顯得天經地義。我喜歡看全室的人,也愛看屋外風景;我可以專心聽課,也能分神觀察有趣的事。我總是最早知道誰和誰看對眼、誰和誰冷戰、誰又和誰談戀愛;看出誰暗暗難過、誰默默行善、誰又偷偷耍花樣。角落的快樂,青春的記憶。
我從未試圖改變過任何狀況,我只適合去看,不太會行動。如同自己人生的翻版。通常對美好的事物我只想欣賞,不太費神或花錢去追求、去擁有,只消看看,便能開心過一天。
儘管是你,猶龍,長相稚氣可愛的你,我也只想看看就好,但你卻在公司的角落找到我,開始了獵人該有的行動,讓我不自覺、無意識中,居然已成為你的女朋友。
你說為我的脫俗而著迷,說我像朵蓮花吸引你;後來卻抱怨我對你太淡,甚至像冷開水一般,不會對妳撒嬌、跟你討吻、適度炫耀我們的戀情。然而這就是我,你為何非要將我拉在身邊、放進心裡呢?我只想有點距離地欣賞你單純、笨拙、粗線條的可愛,還有對電腦的專業及認真;為了這些,我可以忍受你偶爾的低級笑話,也可以無視你心靈尚未長大。但是,你為何百般費心硬是要我呢?你明明知道,包含感冒發燒,我給你的熱度從未超過攝氏三十八度半;你明明知道,我們是冷開水攪拌黑咖啡,加再多的砂糖也很難充分溶解,因為本質根本不相配。你說你不管,只要我當你的女朋友,你就有把握溶化我。無力再辯駁,我由你拉著唱歌、吃飯、看電影,同進同出的程度,怎麼看都像一對親密戀人,我無奈由著你,讓你說你是我的男朋友。只是你呀,電腦資訊的程度好,物理化學卻不及格,本來已是水的物質,試問如何能再被溶化?
「在看什麼?小茉。」
她又飄過來了,那位攝影組的新同事邵昀冰,和大家一樣喚我小茉。我對她笑一笑,覺得她的聲音醇厚幽遠,質地不錯,音量雖小,我卻能夠聽見。
「妳常盯著那張椅子。」如同往常,她的視線又向著窗外。「那是……這條街最美麗的夢境。」
我吃了一驚,有人觀察到我視線的常落點!這種感覺就像國二時,酷熱的體育課,涼爽的樟樹下,一位同學突地挨我身邊坐,劈頭便說:我注意到妳經常偷看全班每個人。
一樣的驚訝,但我已非昔日的顏茉誼,不再輕易被嚇住。
......


華文世界文壇天后張曼娟推薦夏茉軒序言全文 :


茉莉香,小軒窗
───走進夏茉軒的角落,一起出發前往天涯


王子與公主,從此以後就過著快樂幸福的日子了。闔上童話書,我安心的嘆了口氣,覺得幸福就在不遠的前方等待著。那時候,紮著辮子的我真的以為世界上所有的公主,都會與王子相愛。
要等到過了許多年才明白,有些王子會愛上王子,有些公主只想跟公主共度一生。自從有了這個發現之後,我便想要瞭解,這些公主們快樂嗎?她們是用著怎樣的方式相愛的呢?我很容易的可以閱讀到許多男同志的愛情故事,相比之下,女同志的愛情故事,顯得神秘而幽微。我看過一些作家的女同愛情書寫,多半是憂鬱、感傷、自憐,充滿淚水的。難道不能像童話故事的安排,讓公主與公主從此以後過著快樂幸福的日子嗎?
夏茉軒,在這盆地剛剛嗅聞到夏日氣味的時刻,她的書稿來到我的面前,引領我一次關於幸福的,清新愉悅的航行。
我喜歡這個故事,愛的尋找與堅持。當真愛還沒出現之前,小茉守在自己的小角落裡,靜悄悄地觀察著別人,卻不知道另有一雙深邃的、飽含情感的眼瞳,專注的凝望著她。那是修長的,優雅的,既會攝影又能讀詩的昀冰,這兩個女人,都有著一段深埋的痛苦往事,卻仍能不顧一切的相愛了。
如果要挑出我最鍾愛的片段,應該就是小茉的男友猶龍,來勢洶洶去找昀冰理論的時候。當男人得知自己的對手竟然是女人,並且還敗下陣來,這憤怒的火簡直能把自己和對方吞噬。

「對不起,都怪我。」說話的竟是昀冰!
在風火雷電的當兒,她已冷靜想得清楚明白了!昀冰!
「你可以怪我,猶龍,但答案是……『不行』。」她對著猶龍的眼睛說。
「我願意承受任何代價。」

願意付出任何代價,就是不能出賣自己的真心;不能背叛愛情;不能放棄愛人,確實有人可以愛得這麼坦盪,這麼大氣,這麼篤定自若。我發覺那一瞬間,我的雙眼像小茉一樣的濡濕了。
好看的愛情小說,並不只是由甜言蜜語或浪漫行為編織而成的,我的私房主張是,必須有非常可愛,很值得愛的主角人物,讓讀者都忍不住想跟她談戀愛,這才是好看的愛情小說。夏茉軒也辦到了。昀冰既然深情如斯,面對曾經的舊愛再度出現,當然不可能無動於衷。於是,小茉必須為捍衛愛情而奮鬥,這奮鬥不是搶奪,不必宣示主權,她用的是最平和智慧的方式,贏得漂亮,完全配得上這樣美好的愛情。她不僅能被愛,能愛人,還能愛自己的對手,這當然也是夏茉軒的智慧與胸襟。
好吧。我承認,為夏茉軒寫序,當然因為我們有點特殊關係──她是我的學生,而且是很有才華的一位──這夠特別的吧?可是,看完整本書,我發覺我想推薦《角落.天涯》,確實是因為,我找到了一部理想的,等待已久的女同志大眾小說。無論是在故事的敘述形式,文字的駕馭能力,人物的塑造與刻劃上,都是成功的。夏茉軒是個擅長生活的女生,她對於各種常識或知識的淵博,使她的小說閱讀起來更加豐富精彩。
女人之間的愛情,其實是很活色生香的,只是,不瞭解的人無法感知。就像是推開一扇小軒窗,能夠聞到茉莉的香味,卻不一定見到那些小巧精緻的花朵,它們往往隱藏在枝葉下,自開自落,自給自足。
有了夏茉軒,那些想要愛女生的女生,也許就能像我當年一樣,闔上書,安心的嘆了口氣,知道愛情與幸福,在角落,也在天涯。

序言作者 : 張曼娟

( 本文作者為東吳大學中文系教授‧暢銷作家‧廣播News98「幸福號列車」主持人。歡迎光臨「心靈航海圖:張曼娟與紫石作坊官網 http://www.prock.com.tw」)

 

一股信仰的力量
BY罔兩
這個女子呵……
初識夏茉軒的文字魅力,是從她交由集合出版社出版的第一本書《相思陽光路》中,慢慢驚豔的。那是一本記載著花樣歲月在生命中美好與感動的戀愛記事。文字清新雋永,若泉水涓涓直入了人心。而就在那樣美極的文字情緒中,我獨獨愛上了這麼一段詞:
「濤湧不息,相思竟在深深心底……」
就以這句出自茉軒上一本書的話兒,做為我讀《角落‧天涯》的引子吧!

遇到對的觸動,引發出幸福的角落──
有很多時候,一些我們根深蒂固、積習已久的觀念,會因襲著環境的變遷和經遇人、事、物的改變,在不自覺中,人變成了變色龍似的,低頭且認命地默默朝身子塗抹上不同的油彩。然而,那些真正悠游於骨子裡頭真實的渴望和幻化呀,卻總不時地自體內掙扎著要求自由呼吸。這樣的不同調、寄生在現實生存的時空中與情感的欲求裡。也因為衝突,所以產生了價值判斷的質疑,進而形成了某種省思與顛覆。呵呵呵,瞧瞧,我們多麼想要做回自己呵!
其實說穿了的,之所以會有那麼多的聲音自胸腹間發出,只因當事者應對的心情已然改變。這變化的起因,許是因為遇到了一個對的人,遇到一個舒服的空間、一段喜心的愛情或其他種種讓自己想要擁有的美好。
這一切奇妙的變化,係如此讓心觸動著、渴求著,遂於轉瞬間自動變幻成一股信仰的力量。人變得敢於去面對嘗試與挑戰!雖身若蜉蝣般渺小,卻喜樂自得於天地之間;雖棲身矮牆角落,卻相知相守如入幸福天堂。

微笑地跟隨著心走──
《角落‧天涯》這書如前,承繼了作者於文字巧思中的所有美好!讓人一路循線行來,除了舒服外,仍感受到書中人性最終的善良。但卻也不由得教人臆測起,這些現身於書中的種種人兒呀,怕是早已沾染上如同創作者本身所擁有的氣質吧!
至於邵昀冰為何會遇上顏茉誼,這是我掩書後,停下來想的第二個問題。
想當然爾,我也有了答案:
行隨著善念而動,身隨著心意而走。
往往,遇到了對的人,遇到了一段喜心的愛戀,會勇敢跟隨著心走,或不定得以成就個圓滿。屆時,天涯海角不再往他處流浪,只甘願常駐伊人心底。
嗯,有點硬掉了的讀後想法,卻是我當下的心情。^^
衷心希望大家都能像小茉於真實的人生中,找到屬於自己的邵昀冰。
滿滿的祝福,致上。

序者簡介 :
罔兩
只是個心喜嚮往老莊世界的熱愛自由的平凡人。

新聞報台 :
影舞 http://mypaper.pchome.com.tw/news/t132611/

 

不行,太過燦爛 !
BY小勤

並不認識作者,卻應小玉之邀寫序,如果有所誤讀,也請包涵。我說我看見的──關於女同的堅強與執著,解意與溫柔。
戴猶龍,一直硬要當小茉的男朋友。雖然「他不夠高,只有一七二;雖然他不夠帥,只能說可愛;雖然他像普通男人一樣,不懂女人卻想擁有女人。」認識他不久,小茉便「很輕易就了解全部的他,他卻極其困難地,一路走來,還沒到達小茉的門口。他就像小茉之前的兩個男友一樣,先是受她吸引,再是抱怨、催促、氣憤,然後無奈、分手。小茉很努力阻止他陷入這個不好的情感窠臼,可孩子氣的他,直要硬闖,從未發現自己並不具足吸引小茉的必要特質。」他有不少優點,才讓小茉對他有好感,但那並不能斷言為愛情。
「真正的愛情,必須本質相同,必須有情有慾。」小茉如是說。
小茉很難堪地承認,對於男性「她沒有認同感,也沒有慾望。那些親吻,那些肢體的接觸、輕撫,都不能使她愉悅。」小茉說問題不在這些男性,而是她,是她「要他別接近她時,沒有用盡力道」,沒有明白告訴他(們):她對男人沒興趣;甚至還在二十歲那年,愛過一個女人。她沒有辦法愛男性,卻也沒有勇氣直接對他們宣告:她是女同志。
但其實小茉也努力過,嘗試喜歡男性,那卻不是愛。
她唯一一個坦白的對象是書中的蔡文禮。蔡文禮是她唯一當面表明同性戀性向的人,並且直接致歉,她答應與他交往是「想測試自己能不能愛上一個不錯、而她也喜歡的男人,加上他對她真的很好。」她之所以選擇直截了當跟他說,一方面她發現喜歡他卻無法愛他後,不想浪費他的優質青春;另一方面,也因為他「夠成熟,撐得住這個驚嚇。」
他的確夠成熟,聽完小茉的話,他揩揩她的淚,抱抱她,再確定一次她的決定後,就再也沒有進過她們公司了。小茉知道她傷害到他的自尊與情感。

小茉總是保持距離的欣賞,卻被昀冰視破。在那個四月的午后,昀冰主動牽起小茉的手,在小茉面前,無意間展現了她的貼心與觀察力。小茉凝視漾著微笑的昀冰,她咬下第一口三明治,也笑了。她放開心情,和昀冰分享她的角落,還有她曾經的觀察哲學。在墾丁時,昀冰有說不出的魅力,小茉告誡自己「不行,太過燦爛。」
昀冰在小茉家裡襯質地扮演了一個近女婿(兒)的角色,但她們都有著美麗的身體,沒有被強調T、P之分,只有她們能開啟彼此最深的情慾。
昀冰與小茉分享,她曾愛上一個無法放棄異性戀生活優勢的女孩,這侵蝕昀冰的心,小茉展現出女同特有的溫柔。但提到小茉母親時她很是落寞,因為母親無法接受她是女同的事實,她們之間有了鴻溝,但父親卻是開通的。
昀冰與小茉的相知契合,在小說裡一步步展現出來,那是種美麗無比的畫面。小茉始終明白,愛情不能強求,在愛中要做真實的自己。大學時代的可瑺讓小茉體悟「原來她可以愛女生」;而昀冰,則讓她確定──「她只愛女生。」
故事的最後,兩位個性美麗的女主角得到了幸福快樂的日子,但生活從此平順過去下嗎?
只要異性戀歧視仍存,其實同志就無法真正快樂的過生活。
希望有更多勇敢如昀冰與小茉的女子,正視、接受自己的愛情,在每天日常生活裡doing gender,我相信這世界有一天會因為六色彩虹,更繽紛多元!

序言作者 :
小勤
願以勤為徑,當深耕社運的小卒。
偶像是陳芳明、謝佩娟、劉可強等堅持理想的社運前輩,熱愛文字與書寫,目前混跡台大浪達社辦讀書會。
碩士論文將以同運為相關主題,下一步目標是為精神疾病患者去污名化而努力。

走出角落,見證天涯
BY台小美

一個人的天地有多寬?盡妳所能的那麼寬!
愛情的天地有多大?兩個角落可以連成天涯!

角落很安全,角落很孤寂,角落也很快樂。我們屬於哪一種?
小茉有自己的角落,吳姐也在自己的角落觀察著。而雙性戀的笠笠,看似優勢通吃,何嘗不是在更角落的角落?
而角落之外的天涯呢?
在《角落‧天涯》裡,不僅只是:妳愛我、我愛妳、她愛妳、他愛我……;
作者透過主角的腳步,引領讀者從角落走向另一種天涯。
從教室走向職場,從室內走向戶外;作者夏茉軒巧妙地藉著主角的腳步為讀者導覽台灣──三星的蔥、大同的茶、太魯閣的百合、屏東的洋蔥……妳可以跟著作者從北海岸到花東走一趟;知道921至今,中橫尚未完全通車;逛一逛墾丁南灣、關山落日……。從北到南,從沙岸到岩岸,從人文到景觀。在昀冰對小茉傾訴愛意的時候,她想要化成的是這塊土地上寶貴的「台灣藍鵲」向愛人飛過去;經由深具本土人文的陳明章一首一首的歌,妳知道台灣有多可愛。作者的功力顯然鉅細靡遺地,而不只是「到此一遊」。想要鉅細靡遺就得肚裡有東西,騙不得人的!我曾看過埔里上千隻白鷺鷥歸巢的景象,而墾丁除了伯勞鳥,我第一次知道家燕是這麼樣地飛舞著……

唱著那英、萬芳,也哼著周杰倫,聽永遠的一天……用歌詞來表達愛意,同性戀跟異性戀的戀愛過程其實雷同。

我一個人到東海湖凝望碧綠湖水。可惜,我們都是女生,不然一般劇情片演到這裡,女主角都會遙望遠方,輕撫腹中愛人所留下的骨肉而尚感欣慰;無奈我只能像《似曾相識》那部電影的男主角一樣,在無盡的孤獨等待中,枯竭死去。

然而文章的鋪陳迴轉處,再度出現女同志與異性戀的不同,幾行字輕輕點出,每一對相愛的拉子,都會感到心有戚戚焉。

看著小茉對昀冰家的描述,讀者心中就自然出現希臘的景象。再接下去看,小茉的評語也出現了:「淡水風並蓄著希臘風」,不覺莞爾!
就像書中主角喝著金門高粱,也調著伏特加酒、法國柑橘酒、萊姆,還有酸酸甜甜的小紅莓汁的『柯夢波丹』。中西可以合璧,兼容可以並蓄。一如我們可以看到319,但是不會看到藍綠;看到顏爸跟本土的陳明章都一樣愛台灣。
偏執跟私心會造成對立,政治如此、文化如此、同性戀的處境不也如此?然而茉軒以文筆加上心思,同中存異,異中有同,讀者心中自然又出現和平共存的感受,讓人又莞爾了一次 !
作者是如此用心地透過《角落‧天涯》呈現著真實寬容而有品味的女同志生活!

在整個故事當中有兩個很可愛的橋段曾經讓我小小擔了一下心。
第一個是猶龍收到信後的反應。
在這個橋段,很令人開心沒有出現連續劇的劇情──妳知道,就是那種真相一公布,辦公室立刻陷入報復風波與廝殺的那種霹靂!還好,不僅沒有出現灑狗血,還帶出了吳姐。
除去茉軒筆下所談的愛情,最可愛的就是吳姐這個角色了!一個平時看似不親近沒有特別交集的人,卻是對妳最好、最瞭解妳的人。雖然作者將吳姐的個性安排得很酷,然而,從她輕易化解一場可能的辦公室風暴來看,令人讚賞的是她的睿智。令人喜愛的,就是她酷樣底下的溫柔。因為她的多管閒事動機出自對人的和善跟喜愛,以及不希望引發出同事的人性醜陋面。(吳姐不喜歡灑狗血。呵呵!)
第二個橋段就是笠笠的出現。
在連續劇中,笠笠又是一個很容易遍灑狗血的角色。可是結果她帶出的也不是狗血,而是小茉的成長,並且妳還可以發現這笠笠其實還蠻可愛的。

從一開始,小茉的個性就很清楚:像個化外之人,總是在角落裡靜靜地觀察所有的人事物,不爭論,對於美好也不主動爭取靠近。一直到笠笠出現,小茉才開始在愛情中成長!
一個好的作者不會忘記,人都是會成長的,現實裡的人會,書裡的角色應當也會。一個好的故事是可以讓讀者跟著書中人物體會人生。而人生往往不只是一條完美單調的堅持直線,就可以一直走到 「王子與公主」或「王子與王子」或「公主與公主」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的完美盡頭。
如果單靠癡情可以獲得幸福,那麼恐怕太過天真與不用功。
如果妳聽過追求高手張晉慊演講怎麼追女生,妳會聽到他說的最容易讓聽眾笑且有道理的話是:「妳很喜歡這個對象嗎?很喜歡,只是很喜歡?既然很喜歡,那妳就不要亂搞!」晉慊故意講得很好笑,聽眾也都會笑,但發笑底下的嚴肅意義是:人要為幸福努力成長。
小茉的表現,的確是一個成熟的愛情。為愛成長,成就愛情。並且她成長得溫柔而堅定,寬容而不傷人。

除去同性異性之分,人們互相吸引,往往首先來自欣賞對方;然而維持愛情生命的,是為愛情而來的成長。小茉的表現,不只是小冰很喜歡、笠笠俯首稱臣、吳姐很讚賞。我想,每一個受到小茉的成長所感動的讀者都會撫掌微笑!
萬一妳要說哪有那回事?現實生活哪有這麼和平美好,殘酷傷害比比皆是,要不然灑狗血哪會那麼多人看?很抱歉,我個人比較欣賞將狗血化成和平詼諧。
愛情到底是什麼?
每個人同樣面對愛情的課題,但是往往得到不一樣的結果。然而不論讀者們各自在真實生活中面對了什麼樣的挑戰與艱辛,都可以在《角落‧天涯》裡得到如沐春風的撫慰,理解到不要從記憶中去尋找快樂,而要從成長中獲得可以撐起整片天空的立足點。
故事要終了了,僅以書中一段非常美的結婚證詞獻給大家:

我不再只屬於我了。
天與地知道, Theo Angelopoulos與Eleni Karaindrou的音樂也見證,我將自己許給邵昀冰,今後也將分屬於她,所思所慮,都要開始依著兩個人的立場來切入。

每個人都有心裡的角落,或許陰暗自我,或許傷痛難抑,或許溫馨。
一直到遇見了那個人,那個會令妳怦然心動,湧身走出的人。相愛的兩人,將知道彼此互屬、不離不棄,知道愛情是為了成就彼此而不只是自我滿足;終將互相將對方自角落裡拉出來見證更廣袤的天涯。

這本書中擁有溫暖、可愛、用心、很懂生活品味的主角!如果妳夠細心,當會看出能寫出這書的,就是本身可以化暴戾為春風,喜愛和平、懂得生活的人。
這是我所看到的《角落‧天涯》!


序言作者 :
台小美
妻林小玉
在集娃娃裡賺錢養家,在現實生活裡與林小玉相濡以沫,相呵以癢,互相打氣及為難以求進步,並且在持續進步中。
喜歡山水花草蟲鳥及唱歌;時常大笑也很愛哭;對美好的人事物及賺錢有興趣。
以快樂為生活目標,以寬容智慧為人生目標。
無個人網站或報台。